欢迎访问 单单理财网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数据 > 正文

新闻中的法律/发动罢工 留意合法性

时间: 2019-07-22 14:11:36 |

新闻中的法律/发动罢工 留意合法性

黄沛颂

近期长荣航空罢工一案引发社会关注,虽然罢工已落幕,但在个案问题细节外,罢工这个议题若从法律层面观之,不论是公司方面或是劳方,都应该注意一场罢工是否能够符合法律的要件、其诉求是否合于法令规定。

罢工恐怕已是劳资关係中最后一道手段,劳资双方要面对的法律问题都是一体两面,依据《劳资争议处理法》规範,劳工只能基于劳动条件问题採取罢工,若争议为权利问题,包括劳资双方基于法令、团体协约、劳动契约的认知上有所落差,明确来说像是特定劳工的解僱或欠薪等问题,这就不能作为罢工的依据与合理诉求。

推荐

法令也规定,罢工的发起需工会全体会员过半数同意,这个表决门槛看起来很简单,但工会又分企业工会、产业工会及职业工会等三种属性,近来受瞩目的罢工案件,无论是长荣、华航等两个案例,都不是由单一企业自身的企业工会发起,而是由外部职业工会来发动。而职业工会会员非单一公司劳工组成,依工会法规定只能以同一直辖市或县(市)为组织区域,那幺「工会全体会员」範围应该如何计算,这就会影响罢工的合法性。

以禁搭便车条款来说,对企业经营立场而言,若同意禁搭便车条款,造成同一间公司当中员工有两种不同待遇,公司恐怕也无法跟员工达成长治久安,不是资方所乐见的,相同的,劳方作此诉求,固然有公平性及团结权考量,却也容易造成员工之间的分化与嫌隙。

至于社会上近来出现热烈讨论的「劳工董事」议题,在我国目前的法治环境下,仅能依据《国营事业管理法》第35条才比较具可行性。对于民营企业而言,现行《公司法》及《证券交易法》均无劳工董事规定,以此作为罢工诉求恐怕于法无据。此外,公司以股东行使股权作为意志决定的主要手段,要求股东平白让出一席董事给劳工,在没有法规强制要求下,恐怕十分不容易。

从我个人观点来看,劳工董事恐怕也未必可以解决罢工中劳方的诉求,劳方要求的可能只是一个有效发声的管道。以罢工处理来说,与其着眼于处理单一罢工事件,公司方更应着重于建立与员工有效的沟通管道跟机制,一次罢工需要很长的酝酿期,在未发生罢工前的这段期间,有效的沟通与协调,是避免罢工发生的黄金处理期,如果公司能够即时反映员工心声与需求,达成这样的机制可能会比处理单一罢工还要重要,也呼应企业社会责任当中寻求兼顾所有利害关係人利益,达成共好的目的。

此外,企业要面临的不只是罢工问题,2015年以来,劳动法规几乎每年都面临大幅修正,最重要的莫过于一例一休,每次修法都反映出政策来回不断摆荡的结果。但无可避免的,若从政府课徵营利事业所得税的指标变化来看,一例一休可能已令企业增加大约一成的成本,其他如未休特休假应给付现金、竞业禁止条款等等,也都让企业法遵及人事成本往上提升。

劳动法规变动之中,企业方需要特别注意,竞业禁止条款已经明确法制化,过去相关契约的订定可能较无限制,但近年随着《劳动基準法》修订之后,竞业禁止期间最长为两年,且期间必须要有合理补偿,这是近年来企业需要面对最主要的劳动法规变革。(本文由安侯法律事务所资深律师黄沛颂口述)

罢工 一例一休 营利事业所得税

新闻标题: 新闻中的法律/发动罢工 留意合法性
新闻标签: 材料(1)
Top